首頁/樓市快訊/正文

未來20年內將補貼房價的50%“公益項目”緣何中止?

2019-06-14 來源:中國經濟網
 
點擊
 
評論

 2015年底,一家名為“貴州省扶貧基金會”的社會慈善組織和貴州恒福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聯合推出了一種所謂的“‘置業補貼’公益項目”,按照約定,符合條件的購房人可以在未來20年內,累計從基金會獲得房價50%的補貼。然而到了2018年9月,462位購房人的補貼卻突然中斷了。這是怎么回事呢?

  幾年前,因為疾病,王麗娜喪失了部分勞動能力,只能靠打些零工養家糊口,想在城里擁有一套自己的房子簡直就是奢望。然而2016年8月,聽說貴州恒福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和貴州省扶貧基金會聯合推出了一項“置業補貼”活動時,王麗娜看到了買房的希望。

  根據貴州恒福房開公司打出的廣告和當地媒體的報道,這是一項慈善公益活動。只要符合“無力承擔按揭壓力”等條件,有意向購買恒福房開的商品房,就可以向扶貧基金會申請補貼。購房后,基金會將在20年內,逐月把總房款的一半補貼給購房人。

  王麗娜告訴記者:“搞剪彩的那一天有報道,我就(網上)搜來看,有政府的官員參加這個(剪彩)活動,房開的門口到處都貼有50%的置業補貼(廣告),我就覺得肯定有保障了。”

  于是,王麗娜預訂了恒福房開開發的一套特價現房,隨后又填寫了購房補貼申請表。當年9月,王麗娜的申請由貴州省扶貧基金會審核通過。

  2016年10月20日,王麗娜收到了貴州省扶貧基金會發放的首筆補貼款427元。此后的近兩年時間里,王麗娜的置業補貼款每個月都會足額到賬。然而到了2018年9月,補貼款突然停發了。

  據了解,像王麗娜這樣和貴州省扶貧基金會簽訂“置業補貼協議”,并在恒福房開購房的共有462人。2018年9月,這462戶的置業補貼全都在毫無預兆的情況下停發了,這讓很多購房者的還貸壓力陡然增加。

  那么這個所謂的“置業補貼”公益項目到底是怎么回事?補貼為什么會突然停發了呢?記者對此展開調查。

  今年1月底,記者在盤州市見到了該活動的策劃人之一,貴州恒福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監事——冉興平。冉興平告訴記者,2015年,房開公司找到了省內具有公開募捐資格的慈善組織——貴州省扶貧基金會,雙方共同商討了一套“置業補貼”合作方案。冉興平說:“我們換算了一下,就是捐贈房款的20%,我們有80%的資金回籠,同時這20%,它(基金會)又同意借款給我們。”

  根據2015年11月26日雙方簽訂的《關于聯合開展置業補貼活動的協議》,恒福房開公司會把通過該活動所銷售的房款的20%——約3600余萬元捐贈給省扶貧基金會。這些所謂的捐款又將作為置業補貼的種子基金,由基金會借貸給恒福房開公司。

  記者梳理了一下:首先,貴州恒福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把通過該活動所銷售的房款的20%,約3600余萬元捐贈給省扶貧基金會,基金會馬上又把這筆所謂的“捐款”通過借貸的方式返還給房開公司,約定月息為每月1.25%。

  這么做,基金會能獲得什么好處呢?以3600萬元估算,基金會每個月收到的利息為45萬元,除去給購房者兌現補貼款37.5萬元后,基金會還可結余7.5萬元資金,以此每年積累的資金達90萬元;20年后,3600余萬元的本金也將收歸基金會。

  這種合作又會給房開公司帶來什么呢?冉興平說,主要是為了快速回籠資金,因為當時市場不是很好,公司積壓的房子比較多。

  當時,當地的房地產市場比較低迷,恒福房開積壓了大量的現房,公司急于回籠資金,于是采用了和貴州扶貧基金會合作的方式。這種合作,對于房開公司來說,用慈善組織的名義更具公信力,能夠為企業背書,同時能讓補貼政策的說法更有依據,而且,慈善機構往往能提供公益捐贈稅前扣除資格。

  為鼓勵公益慈善行為,我國《慈善法》《企業所得稅法》等法律規定:企業的公益性捐贈支出,不超過其當年利潤總額的12%的部分免予征稅。

  冉興平粗略地估算了一筆賬:按照當時房地產企業的企業所得稅率25%計算,3600多萬元的捐款,可以享受900多萬元的稅前抵扣。

  那么,這個所謂的公益項目到底是不是為了公益呢?從補貼發放的人群看,雙方把可以申請置業補貼的人群設定得非常寬泛,包括“來黔創業的外省籍人士”“來家鄉投資的企事業單位”等,范圍遠遠超出了“扶貧”對象。貴州省扶貧基金會的宣傳部長楊凱告訴記者,申請置業補貼還有一個前提,就是申請人在盤州市區沒有房產,這需要出具相關證明。

  但是,記者調查發現,申請人的資質審核并不像楊凱所說的這樣嚴格。購房人王小富說:“當時我們拿身份證過來,他們(基金會)就給我們審核通過了,之前我(在盤州)有房子,他們也能通過。”

  購房人李本江說:“這個事情基金會和房開商為了搞促銷,也就是走個過程而已。”

  果然,在基金會留存的申請人資料里,李本江和王小富家的申請表都是缺失的。

  貴州省扶貧基金會宣傳部長楊凱表示,他們提交的材料確實是收到過,但需要一點時間來找。

  直到采訪結束,楊凱一直沒有找到這兩份申請材料,這讓人不由懷疑,這個所謂的公益項目,并非是為了幫助有困難的特殊購房者,而是摻雜了更多的商業意圖。

  北京大學法學院非營利性組織法研究中心主任金錦萍認為,基金會實際上是利用了其作為慈善組織的公信力,為房開商的銷售活動背書,其行為和目的已經背離了公益的宗旨。

  據了解,貴州省扶貧基金會沒有給恒福房開公司開具“公益事業捐贈統一票據”。但是,2015年底開展置業補貼活動以后,恒福房開的商品房銷量大漲。恒福房開進而提出,如果要參加置業補貼活動,房價將會在原來的基礎上有所提高。

  購房人王小富說:“房開的銷售人員跟我們講,要(參加置業補貼)活動,就是3262元一平米,不要活動就是2700元一平米。”

  2016年9月12日,基金會和恒福房開再次簽訂合作協議,恒福房開把開展置業補貼活動的樓盤增加為兩處,而基金會也新增了房開商向自己繳納管理費和捐贈款的要求。

  這么一個看似恒福房開公司、基金會和購房者三方共贏的商業模式,卻在2018年9月戛然而止。

  原來,恒福房開公司出現經營困難后,約定好的利息無法按月付給貴州省扶貧基金會,基金會也就沒辦法再給購房者兌現每月的補貼了,所謂的公益項目也就無法維持下去。

  記者了解到,其實早在2016年夏天,貴州省民政廳下屬的社會組織管理局發現了此項目存在的問題和隱患后,就曾約談省扶貧基金會的秘書長黃玲,要求立即停止和房開公司的合作。

  貴州省社會組織管理局工作人員王德勛說:“我們在2016年要求她整改,她給我們承諾立即停止、立即整改,但是暗地當中,她又一直都在做,然后我們又約談了好幾次,壓力大了,她到2017年3月份才停。”

  雖然此后貴州省基金會終止了與恒福房開公司合作售房,但是基金會和購房者約定的20年置業補貼才發放了1年多。要繼續發放補貼,只能寄希望于房開公司此后的十幾年內持續向基金會支付利息。然而到了2018年9月,恒福房開因為涉訴等多種問題,資金已經難以為繼。

  鑒于貴州省扶貧基金會開展“購房補貼項目”的行為違反了《公益事業捐贈法》《基金會管理條例》等多項法律法規,今年3月11日,貴州省民政廳向基金會做出了“警告”的行政處罰。

  目前,貴州省扶貧基金會已經將恒福房開公司起訴至法院。在當地政府部門的多次協調下,恒福房開已直接向462戶購房人補發了7個月的置業補貼。

  北京大學法學院非營利性組織法研究中心主任金錦萍認為:“盡管我們現在立法還是為慈善組織從事商業性活動留下了一定空間,但是這種空間本身的目的也很簡單,就是為慈善組織獲得持續的發展可能性,讓它有一定自我造血功能,而不是單純靠外界輸血,所以我們要善待這么一個自由空間,要善用它,但不能濫用,甚至把它變成我們(慈善組織)的主業,那時候就整個背離了我們設立一個慈善組織的初心了。”

  2015年以來,廣東、湖北、貴州等地均出現了所謂“公益購房補貼”模式,不少購房者因此遭遇陷阱。目前,民政部已在全國范圍內叫停此類項目。為了貫徹落實《慈善法》,今年1月1日,《慈善組織保值增值投資活動管理暫行辦法》開始實施,其中對慈善組織可以投資的邊界中,明確了禁入的八個領域:包括直接買賣股票,以投資名義向個人、企業提供借款等等。法規的不斷健全和完善,必將為我國的慈善事業健康發展保駕護航。(來源:央視網)


網友參與評論
 
條評論
表情
點擊加載更多
返回頂部
吉林快三微信群有黑幕